广州市第一中学校友会论坛

 

 

搜索
广州市第一中学校友会论坛 论坛 论坛原创区 母校,老师:不变的记忆(梁子敬、朱汝衡、冯智深)
查看: 8096|回复: 0
go

母校,老师:不变的记忆(梁子敬、朱汝衡、冯智深)

Rank: 7Rank: 7Rank: 7

在线时间
3607 小时 
威望
40090  
金钱
37569  
最后登录
2016-1-14 
阅读权限
帖子
30859 
精华
积分
40090 
UID
4298 
发表于 2010-10-30 15:00 |显示全部帖子
本帖最后由 如梦令 于 2010-11-21 11:20 编辑

       ·80届高中 梁子敬、朱汝衡、冯智深·

       从母校广州一中毕业不知不觉30年了。30年间我们彼此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走过了不同的人生道路。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我们记忆中的母校,我们记忆中的老师。这些年,变了的是我们的模样,不变的是我们的记忆。
       32年前,我们拿着录取通知书踏进母校,2年中紧张的学习,一些事,一些情,一些甜酸苦辣,始终在脑中缭绕,挥之不去。尽管记忆有时变得依稀模糊,有时也会张冠李戴,却也成为大家后来聚会时争论不休的话题。正是这是回忆,这些谈资,竟然吸引了同学们毕业后要年年相聚,年复一年地畅谈着一个历久不衰的谈资——我们的母校,我们的老师,我们的同学。
       记得在我们在读初三级的1977年,我国恢复了停止十年之久的全国统一高考制度。乘着这股东风,广州也复办重点中学,恢复中考。我们碰上了首次全市初中升高中的统一考试,以优秀成绩考进了广州市第一中学。不要小看,当时的广州一中可是荔湾区除了唯一的省重点广雅中学之外首屈一指的市重点中学。1978年正值吹响科学春天的年代,全国上下掀起了读书潮,为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努力奋斗。那个年代,人们对知识的尊重,对学习的渴望都是日渐正浓,“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一时成为了流行语。记得开学典礼上,校长就向我们训话了,“考上市一中就是为了两年后考大学,不想考大学的就不要来了。”听过校长旗帜鲜明的指点,铿锵有力的训导,高中期间我们就这样完全沉浸在自觉忘我的学习气氛中度过。
       记得一中首年复办重点中学时,除了初一和高一年级外的其它年级还是原来的非重点普通班级。学校也因此都对我们这些从中考优异成绩中选拔出来的学生厚爱有加。记得教导处潘主任介绍,分班是依据同学们考试中最弱的科编排,该科目就由最资深的老师施教并出任班主任。
       我们班入学时是五班,后因部分同学考上中专离去,学校就把四班同学分拆到其它班上课,五班就依次递补成为新的四班直到高中毕业。
       由于我们语文科是弱项,大家就对班主任兼语文老师梁鉴江有着美好的憧憬。梁老师个子不高,但上课是腰板挺直,很有精神,讲课声音抑扬顿挫,黑板字是别具一格的书法。梁老师对文言文极有造诣,他要求我们翻译古文必须紧扣每个字的本意。比如“贫穷”一词,梁老师强调“穷”字本义并没有穷的意思,“贫”字才对应穷,这个概念使得我们在学习“图穷匕见”、“穷途末路”等词语时就不再望文生义了。教会我们不要望文生义的例子还有,“何以”、“所以”等倒装词组,例如《曹刿论战》中的“何以战”就是“以何战”的倒装,即是“凭借什么去应战”。我们两年来的学习就是梁老师一字一句的教育下,语文成绩由弱变强。还有个深刻印象,课堂上的梁老师常常引经据典,活像一个“八股佬”,不苟言笑的他说到兴致之处也会以书捂脸而笑,活像一个天真的孩童。这个“八股佬”也常常在课外鼓励我们要自强不息,一再教育我们珍惜高中同学情谊,毕业时别忘记留下彼此的通讯地址。现在每当我们相聚话旧,就想起梁老师的箴言,还有公开课说着浓厚的广州口音的普通话神态,仍然栩栩如生地浮现眼前。
       再说说课程最多的数学科。数学老师冼其正个子高,带着厚厚的眼镜,看着他教人联想到陈景润,这是当时家喻户晓的数学家。冼老师不苟言笑,上课就直奔主题。冼老师每每讲解例题时故意做错,然后观察我们的反应,观察我们是否真的懂了。“错两次对番”,求解对数方程不能理解约去log。冼老师不但注重我们做出作业的结果,还十分强调计算过程。这种教学方法使得我们对数学科学习打好了扎实的内功根基。还有个深刻的记忆,冼老师为鼓励我们学习竞争,每次测验后都要亲自宣布分数,还是从高到低宣读:高东列、冯智深……,当久久未听到自己的名字时,我们总是感到忐忑不安。
       物理科是极具难度的科目,两年学习我们遇到两位物理老师,依次为黄楠练、周兆棠。黄老师自诩物理黄,他凭着功力深厚带着一支粉笔就可以上课,嘴巴一碰就侃侃而谈。黄老师讲课的奥妙就是将抽象的物理概念形象化,时时刻刻强调物理意义,并要求我们背诵物理定律。可惜只有我们的物理科代黄庆辉能够正确理解,一字不漏地背诵下来,而梁子敬和冯智深总是用数学定义求解,结果就成为了物理黄纠正我们错误时的鲜活例子。后来每当谈及当年物理科学习,罗秋文同学就感叹当年男女授受不亲,错过学好物理科的机会,不然今天中国就多出一个物理学家了。对黄老师也有个深刻的记忆,他的抛物线运用极好,每当有同学开小差,手中粉笔的命中率几可达到百分百。
       高二的物理老师周兆棠又是另一种教学风格了。杨燕回忆道,周老师个子不算高,皮肤黝黑,个性极强。写黑板时遇到同学提出错误观点,常常立即180度转体驳斥错误观点。梁伟权同学常常就是与周老师观点争论的甲方乙方。
       我们的化学老师黄履芳,英语老师陈定国、刘匡,政治老师刘秉厚,他们上课也是各自精彩。受到字数所限,这次同学聚会所谈也是如此,我们还是盼着10月31日能够与当年的老师一一见面,到时再重温旧梦,重续师生情谊。

       作者简介:梁子敬、朱汝衡、冯智深,广州一中80届4班(理科)高中毕业。现都在广州市工作及生活。

Archiver|广州市第一中学校友会 ( 粤ICP备08104060号 )

GMT+8, 2024-7-14 00:17 , Processed in 0.071204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1.5 Licensed

© 2001-2010 Comsenz Inc.

粤公网安备 44010302000231号